聽新聞
放大鏡
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環境資源案件集中管轄五周年新聞發布會典型案例
2022-06-02 15:05:00  來源:江蘇省檢察院

  1. 護航海龜回家路 檢察公益訴訟“插翅膀”

  ——??谀乘a品有限公司、歐某某等人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2. 用自制溶液替換排污廢水樣本,如此干擾自動監測設施罪責難逃——劉某某等3人污染環境案

  3. 挖自家魚塘取砂出售牟利也是犯罪——朱某某等7人非法采礦、蔡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4. 打擊犯罪嚴守生態底線 審慎履職促進企業合規——江蘇某機械制造有限公司非法處置廢漆渣污染環境案

  5. 名為“復墾”實為盜采依法受懲處——鹿某某等12人非法采礦、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典型案例一

  護航海龜回家路 檢察公益訴訟“插翅膀”

  ——??谀乘a品有限公司、歐某某等人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在中國的傳統觀念中,海龜是吉祥長壽的象征,可以辟邪納福。尤其是玳瑁,背上有十三塊狀如盾形的鱗片,非常精美。因此,玳瑁又叫“十三鱗”“長壽龜”。海龜成為很多人非法交易的目標,不法分子鋌而走險,利用各種渠道非法交易海龜及其制品。

  2009年至2019年,??谀乘a品有限公司、歐某某等被告人做起了海龜“生意”,從漁民那里多次非法收購海龜600余只,通過物流公司以航空運輸等方式非法轉賣到全國13個省份20多個城市的20余個海洋館和70余個人。他們這樣非法交易海龜的行為長達十年,形成了一條遍布全國各地的非法交易海龜的黑產鏈條。該案發生后,檢察機關發現大量海龜被寄養在全國各地的海洋館和個人買家處,由于不具備海龜馴養繁殖資質,海龜生存狀況堪憂,又因為疫情暴發,一些海洋館關閉,導致海龜無人喂養,亟需進行救助。

  徐州鐵路運輸檢察院在辦好刑事案件的同時,公益訴訟工作同步跟上,把海龜的救助與保護放在與辦案同等重要的位置。成立專辦組,聯合公安機關、農業農村部門、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分會、中國海龜保護聯盟以及海南省有關部門,開展了一場全國海龜救護和放生大救援。幾經周折,徐州鐵檢院協調航空公司,聯系到可以救助海龜的海南熱帶海洋學院,終于給海龜們回家之路插上了“翅膀”。一時間,分布在其他省市的涉案海龜陸續從各地空運至海南,其中200余只海龜已經重新回到了大海。該案也助推了海龜從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提升到一級。

  檢察機關作為社會公共利益的代表,肩負著重要責任,在辦理涉野生動物刑事案件中,不僅要打擊非法交易野生動物的行為,也要通過公益訴訟,積極開展涉案野生動物的救助和放生工作,因為每只野生動物都值得被溫柔相待,保護野生動物,保護生物多樣性,就是守護人類共同的家園。

  典型案例二

  用自制溶液替換排污廢水,如此干擾自動監測設施罪責難逃

  ——劉某某等3人污染環境案

  2020年7月23日,徐州市生態環境局在對徐州A紙業有限公司進行現場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廢水自動監測設備的采樣管并未正常采集排污廢水,而是插到一個裝有達標液體的容器內。至此,該公司自動監測數據長時間處于恒值的疑惑才被解開。

  徐州鐵檢院審查認定,2020年6月底,A公司上傳至環保部門的監測數據超標,環保部門多次向該公司后勤部門發送短信提醒。為保證A公司正常運營,時任A公司后勤主管的被告人邱某某與時任A公司污水處理部門主管的被告人劉某某、孟某某協商后,在未向A公司負責人匯報的情況下,擅自將在線監測設備的取樣管插入裝有自行配置的達標水樣的容器內,偽造自動監測數據,干擾自動監測設備運行。

  在辦理這起案件過程中,辯護人提出兩點辯護意見,一是A公司不在重點排污單位名錄內,不是重點排污單位;二是A公司的自動監測設備未經驗收,其自動監測數據不屬于環保監督檢查的依據。為有效指控犯罪,徐州鐵檢院辦案組借助外腦,多次邀請徐州市生態環境局負責人員、相關運維公司的專業技術人員進行溝通交流,詳細梳理環保相關法律法規,最終查明A公司租用重點排污單位B公司的生產設備,借用B公司的排污資質進行同類生產,視為實質上的排污單位。同時自動監測設施雖未驗收,但A公司已正常生產經營并排污,就必須保證自動監測數據的真實性。據此,認定劉某某等3人構成污染環境罪。

  2020年12月3日,徐州鐵檢院以劉某某等3人涉嫌污染環境罪向法院提起公訴,2021年3月31日,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判處被告人劉某某3人有期徒刑九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五萬元,一審判決生效。

  自動監測數據是環保部門對重點排污企業進行監督檢查的重要內容,是打擊企業偷排、超排的有力手段,企業需無條件保證自動監測數據的真實性。用自制溶液替換排污廢水,實屬“掩耳盜鈴”,并不能“瞞天過?!?。企業只有從優化生產結構、加大環保投入力度等方面真正降低污染物數值,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排污難題。篡改監測數據、干擾自動監測設施運行的后果只能是接受刑事處罰。

  典型案例三

  挖自家魚塘取砂出售牟利也是犯罪

  ——朱某某等7人非法采礦、蔡某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2016年4月,朱某甲和當地鎮政府簽訂了土地承包協議,準備在該土地上原有魚塘基礎上清理擴建搞養殖。清理魚塘和擴建的過程中發現魚塘下面存在大量黃砂,想到黃砂市場緊俏,利潤高,朱某甲便伙同朱某某等人在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等行政審批情況下,在自己承包的魚塘內挖砂出售。為盜采黃砂,他們都是在晚上夜深人靜時開工。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5日期間,朱某某等6人非法采砂1萬余噸,出售給蔡某某等人,得款人民幣30余萬元。

  徐州鐵檢院審查該案后,以朱某某等5人涉嫌非法采礦罪、蔡某某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向法院提起公訴,對2名犯罪情節輕微的從犯決定不起訴。2022年2月20日, 5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至三年二個月不等刑罰。

  辦案過程中,徐州鐵檢院準確定性,將未引發犯意的銷贓行為同事前預謀事后收贓的共犯行為相區分,將僅有收贓行為的蔡某某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追責,做到了罪責刑相適應;準確認定主從犯,貫徹落實慎訴政策,將僅參與記賬、犯罪情節輕微的兩名從犯作相對不起訴,并制發檢察意見,建議相關行政部門給予了行政處罰。至此,參與本案深挖自家魚塘取砂銷售的7人受到了法律法規的制裁。

  在建筑材料價格飛漲的今天,一些不法分子為了牟取利益,不顧國家法律規定,以清理、擴建魚塘為借口,盜采礦石,嚴重破壞國家礦產資源。本案打擊的正是借“魚塘擴建”之名,行盜采礦產資源之實的犯罪行為,且被盜采地點位于高速公路兩側一公里之內,系國家規定的禁采區,該盜采行為危害了高速公路路基,給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隱患。礦產資源屬于國家所有,國家保障礦產資源的合理開發和利用。自家魚塘正常清淤、擴建無可厚非,但如果挖出礦產資源等國家所有的資產,則不能私自出售牟利,否則觸犯法律,后悔莫及。法律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采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壞礦產資源。守護現存的礦產資源,是為子孫后代造福。

  典型案例四

  打擊犯罪嚴守生態底線

  審慎履職促進企業合規

  ——江蘇某機械制造有限公司非法處置廢漆渣污染環境案

  江蘇某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系一家生產汽車起動機副臂的民營企業。2020年初,該公司與一大型國有企業簽訂合同,約定由該公司生產一批機械并完成噴漆后交付。

  時值疫情期間,為降低尋找其他公司代噴漆的成本,2020年2月至當年10月,該公司生產廠長王某某明知公司噴漆生產線沒有通過環評驗收,且公司沒有危險廢物處置資質,仍安排涂裝車間主任孫某某組織工人夜間進行噴漆作業。后將噴漆過程中產生的廢漆渣、廢漆料及廢漆桶等混合物共計25余噸,未進行任何處理直接傾倒在公司廠區內土坑中。

  經鑒定,涉案廢漆渣、廢漆料及廢漆桶等系具有毒性、易燃性的危險廢物,隨意處置不僅會對地下水和土壤帶來持久性危害,也會損害人體健康。本院審查后,認為該公司非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嚴重污染環境,構成污染環境罪,并依法提起公訴。2021年2月2日法院支持檢察機關指控并作出有罪判決。

  為促進涉案危廢及時得到處理,檢察官耐心釋法說理,說明消除環境污染影響是從輕處罰情節,后該公司委托有處置資質的公司對涉案危廢進行了無害化處置,并承擔全部處置費用,避免了二次污染的嚴重后果。

  辦案期間,檢察官赴該公司進行實地考察,深入車間走訪調查,聽取相關負責人介紹,查看相關書面材料,了解到該公司已成立30余年,經營效益平穩,月均繳稅額達150余萬元,在崗職工有300多人。涉案人員王某某作為生產廠長,主管生產、質量、財務及招工4個部門,孫某某作為生產部涂裝車間主任,負責產品生產加工的重要工序。檢察機關考慮到該公司系一大型國有企業配套供貨商,且對當地稅收以及解決周邊居民就業的貢獻較大,同時涉案兩名人員均位于關鍵崗位,為避免因二人被羈押引發公司停產、員工失業的風險,經開展辦案影響評估,決定對二人提出從寬處罰的量刑建議,后被法院判決采納。

  案件判決后,檢察機關本著讓企業“活下來”“經營得好”的目標,與涉案公司建立聯系機制,幫助該公司梳理生產經營過程中可能面臨的法律風險點,并有針對性地提出建議:一是盡快建立合格噴漆生產線,依法依規保障生產;二是引入專業法律顧問人才,對全員特別是管理人員進行法律知識宣傳教育。目前,上述建議均已得到落實,該公司生產經營正常有序。

  “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民營企業的污染環境案件中,通過打擊犯罪、修復環境、辦案評估及風險提示的方式,既維護了周邊居民的生態安全,又守住了企業職工的“錢袋子”,體現了對人民群眾權益更加充分、全面和有效的保護。

  典型案例五

  名為“復墾”實為盜采依法受懲處

  ——鹿某某等12人非法采礦、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如果不是公安機關在辦理一起涉黑惡案件過程中查獲了大量的礦石銷售賬本,這一起以復墾施工之名行盜采石料的非法采礦案件可能無法被司法機關發現。

  2017年初,徐州市國土資源局發布了徐州市某區一處土地復墾項目通知,由國土部門委托項目地鎮級政府組織進行招投標和具體施工。鹿某某嗅出“商機”,出資100萬元從中標單位購買這一工程,然后邀請韓某某等多人入股,協作分工。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鹿某某等人通過挖掘機采鑿、炸藥爆破的方式開采礦石30余萬噸,價值1040余萬元。盜采現場觸目驚心,白天黑夜明目張膽,裝載山石料的大車轟隆隆經過村莊,巨大的爆破聲震耳欲聾……嚴重影響周邊村民的身心健康,甚至造成部分家畜死亡。原本是為百姓謀福利的復墾工程,變成盜采團伙攫取巨大利潤的“礦坑”。民生工程變成“害民”工程,讓人唏噓不已。

  為辦準辦好這起案件,有力破除辯護人提出的鹿某某等人系正常工程施工行為這一辯解,徐州鐵檢院辦案組多次到國土部門走訪,調取了復墾施工的方案、委托施工協議、國土巡查項目的記錄、對盜采所作出的相關處罰等書證,獲得了盜采現場的影像資料這一重要客觀證據,據此準確認定鹿某某等人根本不是正常施工,而是以施工名義進行非法采礦。

  2019年7月1日徐州鐵檢院以鹿某某等人涉嫌非法采礦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向法院提起公訴。2020年5月12日,法院以非法采礦罪判處被告人鹿某某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三十萬元,判處其他被告人刑期、罰金不等;三名被告人不服判決提出上訴,2021年4月15日,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維持原判。

  “案結事未了”,為推動訴源治理,徐州鐵檢院及時制發檢察建議,提出加強行政監管、加大執法力度、開展系統整治等意見。相關部門收到檢察建議后高度重視,圍繞礦產資源保護開展了專項整治,投入400余萬元專項資金用于加強盜采技防措施,有效提高了相關部門的監管能力,減少了該地區盜采案件的發生。

  礦產資源屬于國家所有,只有縣級以上地質礦產部門才有權頒發采礦許可證。鹿某某等人僅取得工程施工權,并未取得采礦許可證,就不能開采、銷售礦石,因工程施工而必然產生的礦石只能用于現場回填,或交由主管部門進行拍賣處理,不能擅自進行銷售,否則就可能構成非法采礦罪。

作者:  編輯:夏禹瑋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微博
客戶端
皇上在龙椅上强要了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