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放大鏡
江蘇檢察網 > 清風苑 > 正文
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的法律責任探析
2022-06-10 16:01:00  來源:清風苑

文/王晶晶

江蘇省徐州市人民檢察院

未成年人入住旅館、賓館、酒店等住宿場所遭受侵害時而見諸報端。阻斷未成年人在住宿場所遭受侵害,對于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十分重要。2021年6月1日實施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第11條規定了強制報告義務,第57條規定了住宿經營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時的身份登記、詢問和報告義務。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一、住宿經營者在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時應當履行的強制報告義務

未成年人保護強制報告制度產生于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該制度要求特定人員在未成年人遭受虐待或忽視等行為時,應當向特定機構報告,未能報告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我國在《反家庭暴力法》《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員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依法辦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見》等法律、規范性文件中,均規定了相關主體的報告義務。2020年5月,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九部委印發《關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意見(試行)》,對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作出了較為全面、具體的規定。

《未成年人保護法》在全面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規定了未成年人保護強制報告制度?!段闯赡耆吮Wo法》第11條第2、3款規定:國家機關、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及其工作人員,在工作中發現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受到侵害、疑似受到侵害或者面臨其他危險情形的,應當立即向公安、民政、教育等有關部門報告。有關部門接到涉及未成年人的檢舉、控告或者報告,應當依法及時受理、處置,并以適當方式將處理結果告知相關單位和人員。上述條款確定了國家機關、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及其工作人員的強制報告義務。對于什么是“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未成年人保護法》在附則中解釋為包括教育機構、校外培訓機構、未成年人安置、救助機構;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早期教育服務機構;校外托管、臨時看護機構;家政服務機構;為未成年人提供醫療服務的醫療機構;其他對未成年人負有教育、培訓、監護、救助、看護、醫療等職責的企業事業單位、社會組織等。

強制報告制度之所以將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及其工作人員規定為報告主體,是因為這些單位及其工作人員與未成年人接觸機會多,容易發現未成年人受侵害的情況。住宿經營者在日常經營中,容易在未成年人入住或與成年人共同入住時發現未成年人遭受侵害尤其是性侵害的線索,故而屬于強制報告的主體。

考慮到現實生活中,部分住宿經營者及其從業人員為了盈利,對未成年人入住不管不問,大量侵害尤其是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發生在住宿場所,故而《未成年人保護法》在社會保護一章中對于住宿經營者接納未成年人入住時的具體義務也進行了專門、明確的規定?!段闯赡耆吮Wo法》第57條規定:旅館、賓館、酒店等住宿經營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者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時,應當詢問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聯系方式、入住人員的身份關系等有關情況;發現有違法犯罪嫌疑人的,應當立即向公安機關報告,并及時聯系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

因此,住宿經營者在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時,應當履行相應的詢問義務,了解獨自住宿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監護人的聯系方式;對兩個以上未成年人共同入住或與成年人共同入住的,詢問雙方關系、住宿原因、父母是否知情、父母及老師聯系方式、為何共同入住等情況。通過詢問、觀察了解入住人員是否能做出合理答復,是否有醉酒等異常情況,以便進一步判斷是否應向公安機關報告或者聯系其監護人。對于發現有違法犯罪嫌疑的,應當立即向公安機關報告,告知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有關情況,使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盡早了解和掌握未成年子女的動態,提高保護意識。

二、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應當承擔的民事責任

對于他人在住宿場所實施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特別是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住宿經營者雖非直接的侵權人,但根據《民法典》1198條的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故而,即便住宿經營者沒有直接實施侵害行為,并非直接侵權人,但其違反法律規定,不履行查驗身份證件、住宿登記詢問、強制報告等法定義務,在其能夠防止或制止損害發生的范圍內沒有盡到必要的作為義務,增加了未成年人被侵害的風險,致使未成年人在住宿場所遭受侵害的,應當認定為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雖然《民法典》有相關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也規定因生命、身體、健康遭受侵害,賠償權利人起訴請求、賠償義務人物質損害和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但實踐中大量發生在住宿場所的性侵害案件,作為刑事案件被害人的未成年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單獨提起民事訴訟的障礙依然存在。

由于性侵害案件的特殊性,造成未成年人直接人身傷害、物質損失的很少,大量的被性侵害未成年人所遭受的為心理上的創傷,如出現幻覺、妄想,性格趨于內向,產生厭學情緒,產生應激性心理障礙等。對于這類案件,未成年被害人向侵權人、非直接侵權人的住宿經營者提起精神損害賠償的,法院往往不愿立案,更遑論判決支持。

法院不愿立案有司法解釋的依據。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38條規定:被害人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被害人死亡或者喪失行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雖然2021年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75條將“不予受理”改為“一般不予受理”,但實踐中,何為“一般不予受理”存在不同理解,法院往往以“一般不予受理”為由對此類案件不予立案。

上海曾判決過一例性侵害未成年被害人向侵權人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案件,承辦法官認為“一般不予受理”應反向理解為不排除個別有特殊情況的刑事案件要求被告人承擔精神損害的賠償責任。2021年5月,《檢察日報》頭版頭條報道了江蘇一起因賓館未履行強制報告義務而間接導致未成年人在賓館內遭受性侵害的案件,該案未成年被害人向賓館提起精神損害賠償之訴,檢察機關支持起訴后通過法院調解,賓館賠償被害人精神損害賠償金1萬元。

雖然在實踐中,性侵害未成年被害人提出精神損害賠償,尤其是向不是直接侵權人的住宿經營者提起精神損害賠償,即便在檢察機關公權力的支持下仍存在立案靠協調、法院不敢判、一般以調解結案的情況,但至少追究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的民事責任在實踐中已有突破,保護共識正在逐步形成。所以,住宿經營者在經營過程中,也要意識到可能面臨的法律風險,盡到自己的登記、詢問、報告等義務,否則就可能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三、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應當承擔的行政責任

對于住宿經營者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不同的法律法規規定了不同的行政責任。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第57、第122條的規定,住宿經營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時,若違反規定未詢問父母或其他監護人聯系方式、入住人員身份關系等情況;發現違法犯罪嫌疑人未向公安機關報告,未及時聯系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由市場監督管理、應急管理、公安等部門按照職責分工責令限期改正,給予警告;拒不改正或者造成嚴重后果的,責令停業整頓或者吊銷營業執照、吊銷相關許可證,并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

1987年《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第6、17條規定了旅館接待旅客住宿的登記、查驗身份證件義務及違反該義務時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處罰的行政責任?!督K省特種行業治安管理條例》也規定了旅館業在從事特種行業經營活動期間未按規定查驗身份證件、登記服務對象及未按規定安裝、保存監控行為的行政處罰措施?!督K省特種行業治安管理條例》規定,旅館業屬于特種行業,在經營場所的出入口、營業廳、主要通道、保管庫房、停車場等部位應當安裝視頻監控設備,且需保證設備正常運行,視頻監控錄像資料應當至少留存一個月備查。旅館業接待人員入住時,應當嚴格查驗其身份證件,如實登記姓名、住址、身份證件種類和號碼以及服務時間等信息。違反視頻監控錄像規定的,由公安機關責令限期改正,給予警告;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違反身份登記規定的,由公安機關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

故而對于住宿經營者來說,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既有可能要承擔民事責任,還要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當然,如果發生重大事故、造成嚴重后果構成犯罪的,還要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依據法的位階關系,《未成年人保護法》屬于上位法,故而對于發生在2021年6月1日后的旅館業接納未成年人入住不按規定查驗身份證件、登記服務對象,造成未成年人被侵害后果的,應當依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規定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若公安機關僅處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罰款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能,進行監督糾正。

作者:  編輯:梁爽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微博
客戶端
皇上在龙椅上强要了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