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放大鏡
江蘇省檢察機關“依法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工作”典型案例
2022-05-31 11:08:00  來源:江蘇檢察網

“依法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工作”典型案例

2022年5月

  目 錄

  1.借“送養”之名行出賣之實 構成犯罪

  2.管轄有地域之分 對孩子的保護不分地域

  3.機構倒閉家長維權疑“無路” 檢察機關支持起訴找“出路”

  4.電競酒店向未成年人提供上網服務 檢察公益訴訟堵漏洞

  5.以賽為名騙取家長錢財 將被嚴懲

  6.娛樂場所違規接納未成年人 應擔責

  7.用民事檢察監督 破解案件執行難

  8.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隔空猥褻也是犯罪

  9.推動犯罪記錄封存制度不落空 維護平等就業權

  10.盜搶嬰兒的人販子21年后落網 依法追訴

  借“送養”之名行出賣之實 構成犯罪

  ——邱某等4人拐賣兒童、收買被拐賣的兒童案

  2020年4月16日,江蘇省泰州市某醫院發現即將出院的產婦邱某和入院登記信息中的照片長相完全不一樣,遂立刻履行強制報告義務,撥打了110。經偵查發現,同年3月,邱某通過陳某、徐某與黃某約定,以6萬元的價格將腹中子出賣給黃某,黃某另外向邱某支付全部醫藥費、營養費,雙方隨后簽訂了假《收養送養協議》;此后,邱某使用黃某的身份證先后在醫院辦理產檢、入院分娩、申領出生醫學證明,黃某儼然成了嬰兒的“親生母親”。

  江蘇省泰州市某區檢察院審查后,以邱某、陳某、徐某涉嫌拐賣兒童罪,黃某涉嫌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依法提起公訴。2021年5月27日,四人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至二年六個月不等的刑罰。

  辦案期間,檢察機關聯合民政、婦聯等部門考察發現,邱某身心健康,卻不愿自食其力擺脫經濟困境,沒有撫養嬰兒的意愿,也沒有親戚愿意幫助撫養,嬰兒生父身份不明。檢察機關決定支持民政部門提起撤銷邱某監護人資格之訴,法院判決支持并指定民政部門作為兒童監護人,后該兒童已被當地一戶家庭合法收養。

  此外,檢察機關向醫院發出《檢察建議書》,建議引入“人臉識別系統”堵住冒名頂替生子管理漏洞。2021年4月,醫院采納建議,購買了相應系統,借助科技有效鑒別孕產婦身份,確保人證一致,源頭筑牢第一道防線。

  社會上有人錯誤地認為,孩子是父母的“財產”,只要有送養協議,哪怕是把孩子出賣也不觸犯法律。本案打擊的正是借“送養”之名、行出賣之實,生而不養的犯罪行為。送養、買賣的本質區別在于,將親生子女送養的父母,并非以獲利為目的,即便收取小額營養費,也基本是用于補償自己在分娩或撫養孩子中產生的費用支出,如在補償金之外又收取高額出賣費用,有獲利目的的,則是一種將兒童“商品化”的行為,依法構成拐賣兒童罪,應當受到法律嚴懲。

  管轄有地域之分 對孩子的保護不分地域

  ——王某某性侵未成年少女案

  2021年2月1日,一名剛滿12周歲、懷孕7個月的未成年人到江蘇省宿遷市某縣醫院要求引產。當班醫生自覺履行強制報告義務,立刻將該情況報告給當地檢察機關。

  當地檢察機關接到報告后,馬上聯系公安機關展開調查。經查,這名未成年人名叫小風,可能遭受過性侵,其戶籍地在江蘇省某縣,但日常居住地為外省某縣。

  對于可能存在的性侵案件,江蘇省某縣公安機關認為小風的日常居住地在外省某縣,應當將案件線索移送給該縣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但經過聯系溝通,外省某縣公安機關認為現有證據無法確定犯罪地,不排除小風在其他地方遭受侵害的可能性,因此不應由他們對該案立案偵查。該案管轄權一時無法確定,如果不能及時立案,該案的證據將存在滅失的風險,可能會導致侵害人逃脫法律制裁、未成年人權益無法得到保護的不良后果。

  宿遷市某縣檢察機關本著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根據法律規定向當地公安機關發出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引導公安機關圍繞被害人小風活動軌跡、接觸人員、親子鑒定等方向開展調查,后通過DNA比對等手段,確定侵犯小風的人是她父親的親屬,進而確定了小風被性侵害地點在外省某縣。隨后,宿遷公安機關將案件線索和相關證據移送給外省某縣公安機關,要求他們就小風被性侵害一案立案偵查。宿遷檢察機關也隨即向外省某縣檢察院發函,提醒該院及時跟進了解該案的偵查工作。

  經兩地協作,外省某縣公安機關最終查實性侵害小風的犯罪嫌疑人確為小風的親屬。2021年8月19日,外省某縣檢察機關以強奸罪對犯罪分子提起公訴,后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通過這起案件的成功辦理,在彰顯強制報告制度必要性、有效性的同時,也形成了一種強制報告案件的辦案理念,即當案件管轄權無法確定或者有爭議時,應由強制報告接受地先行管轄,確保案件得到及時辦理。

  管轄權有地域之分,但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保護不能區分地域,更不能讓正義因管轄權爭議而缺席或者遲到。

  機構倒閉家長維權疑“無路”

  檢察機關支持起訴找“出路”

  ——學生家長與某教培機構合同糾紛支持起訴案

  2022年春節剛過,南京市鼓樓區轄區內某教育培訓機構多家門店突然停止營業,機構負責人、授課老師無法聯系,孩子的教育培訓無故中斷,數十名家長焦急萬分……轄區檢察機關在收到家長維權訴求后立即展開行動,在甄別該案件是否涉及刑事犯罪的同時,審查民事訴訟監督案件線索,迅速安排專人對接學生家長,協助收集報名合同、繳費記錄、剩余課時證明等證據材料,幫助厘清責任主體,同步做好釋法說理工作,引導學生家長依法理性維權,防止受害家長情急之下舉動過激而引發次生糾紛。

  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涉案培訓機構卷款“跑路”,已嚴重損害學生和家長的合法權益。因本案中出現眾多未成年人權益受損的情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和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一百零六條的相關規定,作為公共利益代表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支持學生及其家長向法院起訴并依法參與訴訟活動。轄區檢察機關遂決定擔起責任,依法開展支持起訴工作,助力維護和修復受損涉未權益。在法院開庭之日,檢察官與學生家長們共同出席法庭、提出訴請、列舉證據、發表意見……最終,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支持了學生和家長們的全部訴訟請求。

  隨著國家“雙減”政策落地,全國各地陸續出現校外培訓機構收取家長預付費后關門停業的情況,諸多家長因維權途徑和方式不明,往往被迫選擇妥協或“自認倒霉”,案件因此不了了之。家長的辛苦錢、學生的培訓課、權益的受損害,這一切都深深牽動著檢察官的心。截至目前,該區檢察機關已陸續支持140余名學生家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成功幫助追回培訓費人民幣100余萬元。

  檢察機關通過民事支持起訴的方式幫助未成年人維護合法權益,是能動履職的生動詮釋。除本案中出現的培訓機構問題,涉及到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很多問題都在檢察機關監督職能范圍內,檢察機關為未成年人及家長提供法律支持和幫助,以實際行動全面落實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以檢察之力、檢察之愛推進實現未成年人全面綜合司法保護。

  電競酒店向未成年人提供上網服務

  檢察公益訴訟堵漏洞

  ——宿遷市人民檢察院訴某電競酒店民事公益訴訟案

  2021年5月,江蘇省宿遷市某區檢察院在開展法治宣講中,某職校老師向擔任該校法治副校長的檢察官反映班上有學生長期入住電競酒店上網,夜不歸宿,成績下降。

  檢察機關了解到這一情況后,立即聯合當地公安機關、文廣旅局對該酒店開展專項執法檢查。檢查發現該酒店在3個月內連續接納387名未成年人入住并提供上網服務,占該地區所有電競酒店接納未成人總數的一半。

  電競酒店集吃、住、玩于一體,并提供具有賽事級別的電競設備,屬于新興業態,一般參照酒店管理。雖然未成年人保護法明確規定,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不得接納未成年人進入,但并未禁止未成年人入住酒店。未成年人進入電競酒店上網成為監管盲區。

  檢察機關進一步調查發現,該電競酒店在線上線下開展營銷推廣活動時,均以能提供上網服務為賣點,吸引了一大批未成年人入住。其擁有的20間客房均為電競房,即全部配置了電競電腦,其中14個房間的電腦數量甚至超過床位數??头績葼I造的氛圍,所提供的網絡條件,游戲種類也均與網吧一致,電腦中均未安裝智慧網文系統,無法屏蔽相關不良信息。入住該電競酒店的未成年人長期無節制上網損害身體健康,沉迷網絡影響正常學習,男女混住成為常態,甚至引發刑事犯罪。該酒店的行為侵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檢察機關認為大量未成年人以上網為目的入住電競酒店,體現了電競酒店服務對象的不特定性;電競酒店對外以上網為主要招攬手段提供互聯網服務,具有營利性,根據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管理條例的規定,應當認定其屬于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不應任其向未成年人提供上網服務。2022年1月12日,宿遷市某區檢察院以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進行立案、調查取證,并履行公告程序。3月22日,宿遷市人民檢察院向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5月12日,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判決該酒店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聯網上網服務,并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國家級公開媒體向社會公眾書面賠禮道歉。

  電競酒店作為新業態,蓬勃發展,以酒店之名向未成年人提供上網之實,危害行為具有隱蔽性,再加上行政執法管理職能界限模糊,往往會出現新的監管盲區,引發新的社會問題。作為公共利益守護者,宿遷市檢察機關以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的方式堵上了對電競酒店的監管漏洞,為如何在新興業態、新領域開展未成年人保護進行了有益的嘗試。

  以賽為名騙取家長錢財 將被嚴懲

  ——相某某等人網絡投票詐騙案

  有人受騙花錢為兒求學、求職,還有人受騙花錢為兒爭名。如今,各種少兒選秀層出不窮,面對激烈競爭,家長們傾注全部心血和精力,詐騙分子正是利用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拼娃”心理,巧立名目,通過網絡投票實施詐騙,且屢屢得手。近期,江蘇省鹽城市某縣檢察院對一起波及全國20余個省市上萬名家長被騙充值1400余萬元網絡投票詐騙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批準逮捕。

  2022年初,在提前介入公安機關偵查工作中,辦案檢察官發現,2020年底,犯罪嫌疑人相某某發現網絡投票蘊藏巨大“商機”,與穆某某、楊某某等人商議冒名虛構一權威網絡賽事設局,可信度極高,真假難辨。檢察官深入辦案了解到,該團伙以活動全程免費并承諾入編某少兒藝術比賽評選網人才庫等為幌子實施詐騙。某培訓機構負責人信以為真,幫忙廣泛宣傳,引來45名學生家長競相報名參賽,家長們普遍期望孩子借機贏在起跑線上。

  受害的李媽媽透露,起初為女兒小賈發動親友投票排名靠前,沒想到主辦方告知除正常投票外,還要開通“為TA加油”功能,通過微信充值購買虛擬禮物賺積分。這有違常理,雖心生疑慮,但為女兒“爭名”心切,花點血本也值了,就不停充值購買禮物,共花了約1.5萬元,小賈如愿爭得頭名,但并沒有進入下一輪比賽。多次聯系主辦方卻杳無音訊,李媽媽和其他參“賽”的家長這才明白自己受騙了,遂向公安機關報案。2021年12月,以犯罪嫌疑人相某某、楊某某、穆某某為首的120余名網絡投票詐騙團伙落網。據相某某交代,他們暗地限制正常投票,誘使家長通過充值提升排名,將一場“投票大賽”變成了追逐名利的“充值大賽”。

  為讓廣大家長和孩子們避免落入網絡投票詐騙陷阱,當地檢察機關組織開展“反詐法治課進校園”活動,并向當地才藝培訓機構制發《法律風險提示函》規范參賽。還制作《致家長的一封信》,提醒家長在參賽前做到“三問”:賽事實不實、宣傳真不真、費用收不收;提示廣大家長“三要”:要通過正規渠道參加比賽,遠離有償投票,要平常心看待孩子成長,要提升防詐意識,守護好育兒“錢袋子”,受到學校、培訓機構和家長的肯定和好評。

  娛樂場所違規接納未成年人 應擔責

  ——姚某某請求精神損害賠償支持起訴案

  只因“被看不爽”,2020年1月,未成年少女姚某某在某KTV包廂,被同齡人劉某某糾集多人以扇耳光、踢踹等方式毆打,致面部輕微傷,并被劉某某等人以脫衣、辱罵等方式當眾羞辱,拍攝視頻發送給10余人。經江蘇省蘇州市某區檢察院提起公訴,多名施害者因犯強制侮辱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三個月至五年不等的刑罰。劉某某因未滿16周歲,未被追究刑事責任。涉案KTV在事發后被行政機關停業整頓三個月。

  姚某某因遭遇“霸凌”出現嚴重心理問題,其母也因擔憂、自責,情緒不穩。為幫助姚某某母女盡快走出心理困境,檢察機關幫她們申請了司法救助金,專項用于委托心理咨詢機構為二人提供心理疏導,并在審查起訴環節促成部分被告人主動對姚某某進行賠償。

  劉某某作為事件的挑頭者和主要實施者,雖因年齡較小免擔刑責,是否仍需承擔其他責任?娛樂場所接納未成年人進入導致侵害發生,是否只需被行政處罰?為充分厘清各方責任,更好實現對未成年人的全面保護,在刑事辦案的同時,檢察機關從民事角度梳理分析了此案。

  經調查研究,檢察機關認為,劉某某及其同伙的行為是造成姚某某傷害的直接原因,劉某某作為帶頭者,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且應承擔主要責任;涉案KTV違反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規定,接納未成年人進入,其包廂服務員未對劉某某等人的行為予以制止或報警,導致侵害結果發生,存在過錯,亦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為幫助姚某某更好地維權,檢察機關決定支持姚某某提起民事訴訟,協助其調查取證,為其提供法律意見。2020年9月23日,姚某某正式向法院起訴要求劉某某及涉案KTV經營者賠償精神損失,檢察機關支持起訴。2021年2月23日,法院依法判決劉某某的法定代理人、KTV經營者分別賠償姚某某精神損害撫慰金15000元、8000元。

  為進一步幫助劉某某矯正不良行為,促進其父母加強對子女的管教,檢察機關委托社工對劉某某開展了3個月的臨界幫教預防,并會同婦聯對其父母同步開展了家庭教育指導。對漠視未成年人保護社會責任的場所經營者,檢察機關還靈活運用執法線索移送、檢察關注函等方式,督促行政機關全面加強綜合整治。

  未成年人被侵害,施害者、監護人、存在管理過錯的場所經營者都不能免責。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綜合運用刑事公訴、支持民事起訴、參與社會治理等方式,對相應人員和場所追責,體現了對未成年人權益更加充分、全面和有效的保護。

  用民事檢察監督 破解案件執行難

  ——徐某某撫養費民事執行監督案

  2021年2月,江蘇省連云港市某區檢察院在開展工作中發現一名兒童徐某某及其母親徐某生活困難。經了解,徐某某系非婚生子女。2011年11月22日,連云港市某區法院對徐某某與生父王某撫養費糾紛一案作出判決,判令王某自2011年11月起每月給付徐某某撫養費300元,直到徐某某可以獨立生活。但該民事判決生效后,王某便不知所蹤,導致判決一直未能得到執行。從2011年到2021年的十年間,徐某某及其母親曾分別于2014年6月、2015年2月兩次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均被法院以王某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為由,裁定終結執行程序。

  檢察機關了解到這一情況后,調取審閱了該案的執行案件卷宗,發現了兩次裁定中的違法情形。隨后對徐某母子所在街道辦事處開展走訪工作,確認母子二人的家庭收入情況。同時委托連云港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出協查函,通過查找王某社保繳納記錄確定其現在的工作單位,并商請王某工作地的公安機關調查其生活軌跡、收入情況。

  經過前期的充分準備,檢察機關于2021年3月18日向區法院制發《民事執行監督檢察建議書》,并提供了王某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督促法院啟動恢復執行程序。當月29日,區法院對違法執行程序進行糾正,并邀請檢察機關共同制定具體執行方案。經過檢法兩家的共同努力,王某一次性全額支付了其拖欠了十年之久的撫養費32400元,并承諾今后將嚴格按照判決履行義務,按時足額支付撫養費。

  撫養費案件執行難,是當前未成年人權益保護中的一個突出難點。作為案件當事人的未成年人及其撫養人,因受到自身條件、能力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約,往往缺少保護自身合法權益的能力,急需來自外界的有力支持。因此,檢察機關應充分發揮自身優勢,運用民事檢察調查核實權等手段,在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督促法院依法履職等方面提供強有力的法律支持,為破解撫養費執行難問題作出檢察貢獻。

  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隔空猥褻也是犯罪

  ——王某某猥褻兒童案

  2022年1月12日,11歲的小婷在某社交平臺“學習互助群”聊天時,被自稱15歲的“小賀姐姐”引誘、威脅,拍攝數張不雅照發給對方,父親發現小婷的不雅照后立即報案。

  江蘇省無錫市某地公安局立案后,將該案通報偵查監督與協作配合辦公室,當地檢察機關介入該案后積極引導偵查。原來,“小賀姐姐”的真實身份是19歲的無業男子王某某,為滿足不正當欲望,冒充未成年女生誘騙、威脅低年齡段的學生拍攝、發送隱私部位照片。

  王某某歸案后,提出其行為沒有傷害被害兒童的身體、不是犯罪的辯解。檢察機關認為,未成年人保護不分網絡內外,在網絡環境下,為滿足性刺激,以誘騙、威脅等方法要求兒童拍攝、發送暴露身體的不雅照片視頻的,嚴重侵害了被害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具有與實際接觸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相同的社會危害性,應當認定構成猥褻兒童罪。

  檢察機關分析了在案的數十萬條電子數據后,判斷王某某反偵查意識強,被害兒童遠不止小婷一名,必須深挖徹查,全面、客觀查明王某某的犯罪事實,從嚴打擊網絡“隔空猥褻”犯罪。檢察機關向公安機關多次提出取證意見,要求運用數據恢復、人臉識別、IP地址倒查等技術手段找尋被害兒童,并協同解決被害兒童家長不配合等問題。

  通過檢警協作,公安機關查獲了王某某藏匿在手機隱藏文件夾中的200余份兒童不雅照片和視頻,現已確認20余名被害兒童,既有女童,也有男童,最小的僅9歲,最大的也才13歲,且最終多少受害人還未見底。目前,王某某已經被批準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同時,檢察機關聯合公安機關及時對被害兒童及其家長開展危機干預,幫助他們走出人生陰影。

  有數據顯示,2020年底,我國未成年人網民已達1.8億,未成年人互聯網普及率達94.9%?;ヂ摼W已經成為當代未成年人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成長空間、“第六感官”。但網絡上也暗藏著犯罪的“黑手”,“隔空猥褻”犯罪就是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一種新動向,具有極強的隱蔽性、欺騙性。檢察機關始終堅持零容忍,加強與其他司法機關的協作,從嚴打擊通過網絡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同時,也提醒廣大家長和孩子們:要加強防范意識,安全上網,提升自護能力,避免給網絡“大灰狼”可乘之機。

  推動犯罪記錄封存制度不落空

  維護平等就業權

  ——李某某犯罪記錄失密行政公益訴訟、支持起訴精神損害賠償案

  2020年10月,李某某大學畢業后參加了江蘇省揚州市某商業銀行校園招聘,以綜合排名前三的成績進入政審環節,后該銀行以查出李某某在未成年時期有犯罪記錄為由拒絕錄用。求職失敗的李某某因此事受到極大刺激,李某某父親與銀行多次交涉無果后,向檢察機關控告,要求查明泄露原因,追究侵權責任。

  檢察機關經調查發現,用人單位在政審時違規請托當地公安部門查詢到了李某某未成年時期的犯罪記錄。除李某某外,由于該部門未嚴格落實犯罪記錄封存制度,違規提供其他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記錄證明,已導致多名和李某某情況類似的大學生在就業時受到歧視和苛責。

  2021年4月,檢察機關向公安機關發出行政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公安機關收到建議后,立即開展了專項檢查和規范化建設,陸續封存了包括李某某在內的500余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案件卷宗,規范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同時,檢察機關針對用人單位違規查詢后拒不錄用,侵犯了當事人平等就業權的行為,依法啟動民事支持起訴程序,支持李某某向法院提起精神損害賠償訴訟,并幫助收集相關證據,出庭支持起訴。2021年9月,一審法院判決用人單位賠償李某某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人民幣2萬元。

  犯罪記錄封存的本意是去除犯罪標簽,使“迷途知返少年”平等地享有與正常人一樣的權利,無障礙回歸社會。相關職能部門違規出具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記錄證明,不僅違反了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也損害了當事人對司法公信的合理信賴。用人單位違規查詢本應被封存的違法犯罪記錄,并以此作為不予錄用的依據,是無正當理由的差別對待,變相剝奪了當事人的平等就業權。檢察機關應堅持能動司法理念,通過公益訴訟、支持起訴等方式推動犯罪記錄封存制度不落空,讓“少年的你”不再負重前行。

  盜搶嬰兒的人販子21年后落網 依法追訴

  ——張某某等人拐賣兒童案

  拐賣兒童犯罪挑戰社會底線,歷來是刑法打擊重點,入戶強搶嬰兒出賣,更是突破了人性的底線。然而,犯罪分子時隔21年落網,刑法規定的追訴期為20年,是否還能依法追訴、嚴懲犯罪?江蘇省某市檢察機關以求極致的精神,全面細致審查,嚴密追蹤證據,準確適用法律,使4名犯罪嫌疑人終受刑法追究。

  2000年9月的一天,張某某、申某某、黃某甲、黃某乙等四人因圖“掙錢快”,共同商量“弄個孩子賣”。不久后他們采取兩人蒙面入室、兩人在外望風的方式,把一名九個多月的男嬰從一戶人家中搶出,后將孩子以1.3萬元價格賣給外省一對夫婦。案發后,民警開展大面積摸排,因當時偵查手段有限未能確定犯罪嫌疑人。

  2021年5月,公安機關通過技術偵查手段確定被害人,并循線追蹤,一舉抓獲四名犯罪嫌疑人。

  此時,距離案發時間已過了21年。根據刑法規定,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經過20年不再追訴。但是,刑事訴訟法規定了重新計算追訴期等幾種例外情形。

  4名嫌疑人以出賣為目的綁架嬰兒并出售獲利,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追訴期為20年。這個案件,超過追訴期了嗎?是否適用刑訴法的幾種例外情形?

  檢察官對此案開展全面審查和自行補充偵查。在進一步完善拐賣兒童犯罪相關證據的同時,檢察官調取了四人前科犯罪材料,證據顯示:4名犯罪嫌疑人曾于2000年7月23日至2001年6月9日間連續盜竊,并被判處刑罰。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在追訴期限內又犯罪的,前罪追訴的期限從犯后罪之日起計算。那么,嫌疑人在追訴期內又實施盜竊犯罪,追訴時效的起算日期為2001年6月9日,到期日應為2021年6月9日,案件依然在追訴期限內。

  檢察機關準確適用法律,依法提起公訴。最終,4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至十四年不等的刑罰。

  對于時隔二十余年,可能超過最長追訴時效期限的案件,檢察機關不放棄任何一個細節證據,注重對追訴時效的審查,多方求索、嚴密論證,依法從嚴追訴:正義“雖遲必到”,檢察機關向被害家庭、向社會、向人民交上了一份盡職盡責的“答卷”。

作者:  編輯:夏禹瑋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微博
客戶端
皇上在龙椅上强要了宫女